中医药法这五年数字见证变迁

发布时间:2022-08-08 06:47:50 来源:十博app苹果版下载 作者:10博官网主页欢迎体验 浏览次数:4

  自2017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即将满“五岁”了。5年来,作为我国第一部中医药领域的基础性、纲领性、综合性法律,中医药法的贯彻落实情况如何?这部法律对中医药事业产生了哪些影响,对人民健康服务的获得带来了哪些变化?

  在6月2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京召开的中医药法实施五周年座谈会上,从国务院各有关部门、多省人民政府和中医药管理部门负责同志、中医药行业代表等带来的一串串数字中,就能窥见部分答案。

  “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是济世利民、造福百姓的宏伟事业。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亲切关怀下,各地各部门和我们一起同题共答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时代答卷。”座谈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表示,五年来,中医药法对于各地各部门协同联动、凝聚合力,起到了积极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于文明介绍,中医药法颁布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与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药监局、医保局等部门,将中医药法中关于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要求转化为具体政策举措,推动出台了加快中医药特色发展、优质高效服务体系建设、深化中医药教育改革、中医药科技创新体系建设、医保支持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高质量融入共建“一带一路”等20多项政策文件,细化和完善了中医药法相关规定。

  5年来,各省份普遍建立中医药工作跨部门协调机制,进一步健全管理体系建设。地方政府履行法定职责,逐步将中医药事业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许多地方中医药事业投入逐年增长。于文明介绍,该局还积极推动地方根据中医药法的新规定新要求,加快地方中医药条例制定修订进程,目前已有26个省份新颁布了地方中医药条例。

  中医药法酝酿和出台的过程中,广大业内人士对于其切实推动破除一些影响中医药事业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为家底薄的中医药行业带来倾斜利好政策措施,寄予了极高期待。

  对此,在座谈会上,国家医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施子海介绍,围绕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中医药,该局在医保目录管理、支持方式改革、中成药招采、价格改革及定点机构管理等相关工作中坚持中西医并重、向中医药适当倾斜。自2018年成立以来,国家医保局连续4年开展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现行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内共有西药和中成药2860种,其中西药1486种,中成药1374种,西药和中成药基本持平;另外,还有中药饮片892种。目前,各省份已将符合条件的民族药、医疗机构中药制剂和中药饮片纳入本地医保支付范围。该局还指导各地动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时向中医等体现技术劳务价值的服务项目倾斜。2019年—2021年,中医治疗服务价格逐步提高,更加体现技术劳务价值。

  在中药审批方面,国家药监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赵军宁介绍,中医药界呼吁已久的简化古代经典方剂上市审批已经成为现实,开辟了纯中医视角的注册申报路径;医疗机构仅应用传统工艺配制的中药制剂由审批调整为备案管理,提升了医疗机构配制中药制剂的积极性。截至2021年年底,已有17846个中药医疗机构制剂批准文号、15313个按传统工艺备案的中药医疗机构制剂。

  在鼓励中药新药创制方面,该局还出台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促进中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中药注册分类及申报资料要求》等,从制度层面最大限度释放中药创新潜能。2021年,该局批准中药新药12个,创2016年以来新高。

  “在中药新药创制方面,通过‘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支持,建立了一系列适应中药复杂体系研究的关键技术平台,构建了数字化全程质控等核心技术体系。39个中药创新药相继获批上市。”科技部副部长张雨东细数,围绕中医药领域重大需求,科技部还先后支持建设各类国家重点实验室17家;支持建设了国家中医心血管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和国家中医针灸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等。

  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自中医药法实施以来,教育部持续优化现代中医药教育体系,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持续提供强有力人才保障。2021年中医药类本、硕、博招生规模分别达61145人、27523人、3342人,相较于2017年分别增长了30%、276%、115%。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苏伟带来的数据,展现了国家层面对中医药发展的统筹布局和强力支持:“十三五”以来,加快实施中医药领域一系列重大工程,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中医医疗服务需求,健全中医医疗服务体系,提高中医药教育水平。其中包括:支持110家高水平中医医院和中医药科研机构实施中医药传承创新工程,全面提升中医药学术经验继承水平、临床研究水平、重点专科诊疗能力;在所有省份建设国家中医疫病防治基地,打造中医药面对新发突发传染病等重大公卫事件的“国家队”;打造50个左右中西医协同旗舰医院试点项目,壮大中西医结合团队;以地市为重点,建设130家左右中医特色重点医院,做优做强中医优势专科;“十三五”期间,以脱贫地区为重点累计支持670家县级中医医院改善业务用房条件、升级设施设备;安排中央预算内支持27所中医院校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

  以上种种支持,是贯彻实施中医药法的体现,也是为了给群众提供优质的中医药服务。“中医药法颁布以来,国务院各有关部门、各地方认真组织实施中医药法,取得了积极成效。融预防、保健、疾病治疗和康复于一体的优质高效中医药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基层服务能力明显增强,98%以上的社区和乡镇医疗卫生服务机构能够提供中医药服务,近90%的公立综合医院设置中医临床科室,中医药服务更具可及性。”于文明介绍。

  “总的来说,过去的五年,中医药发展取得了巨大的历史性成就。”天津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张伯礼院士在欣喜于上述成绩的同时,也看到了不足。他直言,中医药发展距离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期待还存在一定距离。地区间发展不平衡、中医药资源配置不合理的现象依然存在;中医药人才结构还不合理,领军人才匮乏、基层人才短缺的现状还没有得到很好改善;中医药评价体系也还不够健全。这些都需要深入实施中医药法,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

  “中医药这个中华民族瑰宝迎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在新时代焕发出了蓬勃、旺盛的生机与活力,跑出了振兴发展的加速度。”余艳红指出,下一步要深入贯彻落实此次座谈会精神,推动中医药高质量发展成果更好地惠及广大群众,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更大力量。